三葉一心稻苗壯,泡田打漿農時忙!迎芒種,海水稻田插秧“希望”

2021-05-30 20:00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38094)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高芳 谷朝明

6月5日,農曆芒種,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九個節氣。“五月節,謂有芒之種穀可稼種矣。”意思是,此時有芒的麥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種。

走進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白泥地實驗基地,研發人員正在田裏插秧,水田整地打漿。試驗田不遠處,袁隆平院士手捧稻穀的雕像,高高矗立,靜靜地注視着這一派繁忙景象。雕像腳下堆滿市民敬獻的菊花,花香和秧苗的青草香彌散開來,沁人心脾。

“三葉一心”可起秧

“等秧苗長到三葉一心,苗高15-20釐米,這樣的稻苗是最適合移栽插秧的。”海水稻研發中心工作人員於萌手拿記錄本行走在田間,她身旁的一塊試驗田裏,一壟壟的秧苗簇擁着,稻田裏水波微漪,綠意盎然,一派生機。

於萌在試驗田查看秧苗生長情況

“這些稻苗都是我們在今年4月初播下的稻種長成的,經過一個多月的生長,陸續到了該起秧插秧的時候。”從播種到長到適合移栽插秧的高度,大約需要30天,因為青島前幾天降温,試驗田裏的稻苗多長了十幾天才開始移栽。

“當天起秧要當天插秧,插秧要避開正午温度最高的時候,以保證成活率。”旁邊有工作人員正在起秧,手持鐵鏟把秧苗連根端起,再用塑料繩捆好。起秧後要把秧苗一棵一棵插進水田,秧苗之間間隔相隔6-7寸距離遠。試驗田的插秧工作沿用的是傳統手工插秧,一個工作人員忙活一上午也就能完成一畝田的插秧。

“插秧後差不多一週時間,秧苗立起來了,就説明種活了。”路過一片剛插完秧的試驗田,水田邊緣覆蓋的水少了,秧苗有些許倒伏,“一會得過來處理一下,”於萌邊走邊自言自語地説。

正午時分忙打漿

離於萌做紀錄的試驗田不遠處,稻農老彭正在一片灌滿水的稻田裏整地打漿。插秧前的稻田要灌水泡一兩天,叫做“泡田”,然後打漿、整平。泥土充分吸飽水,才能成為稻苗茁壯生長的“温牀”。

老彭拉着一個自制的工具:下面是一塊約2米長的木板,木板兩頭各壓着兩塊石頭,以壓沉木板深入泥土,木板兩頭有牽引繩。老彭穿着及腿肚的水鞋,拉着牽引繩,緩慢行走在水田裏,所過之處泥漿翻滾,這情景用“打漿”一詞形容,果然很貼切。

老彭在打漿整地

“一塊地要這樣整三遍,才能把地整平。”今年整60歲的老彭來自湖南長沙,是個種稻“老手”,他頭戴老式斗笠,皮膚黝黑,正值正午,室外温度已接近30度,汗珠順着他的臉頰滴落在水田裏。“之前我在三亞也種過水稻,去年剛來青島這邊種水稻。”

有同事從水田旁路過,招呼他,“吃飯了,彭叔。”

“整完,再去吃。”老彭自言自語道:“今天整完田,明天一早我還得去別的地插秧。”什麼節氣種什麼,什麼節氣幹什麼活,農人心裏自有“章法”。與天謀糧,追趕時節,當下沒有比這個更緊要的事情了。

實驗材料今年多種500個品種

記者注意到試驗田裏,一簇簇的稻苗旁豎着一個個白色的牌子,牌子上以編號標識不同的海水稻材料的“名字”,代表了耐鹽度、耐鹼度不同的材料,它們的生長將被一一記錄在案,以便跟蹤它們各個時期的生長狀態。

於萌翻開自己的記錄本,指着白色的標牌介紹説:“這些標牌主要目的是進行耐鹽鹼水稻的篩選,不同的牌子對應不同的秧苗,最後會插到鹽度不同的鹽鹼地裏,比如説有4‰鹽水灌溉的, 6‰或者8‰鹽度灌溉的田,根據不同的材料我們會插到不同的田裏去,今年差不多播種將近兩千份材料,比去年多了五百多份材料。”

等待移栽的秧苗

據瞭解。2020年,袁隆平海水稻團隊在全國十地啓動了萬畝鹽鹼地稻作改良和海水稻種植示範,海水稻示範種植面積由原來兩萬畝擴大推廣到10萬畝。10萬畝“海水稻”平均畝產穩定超過400公斤。其中,山東濰坊的基地成為2020年全國首個海水稻種植突破5萬畝的基地。目前海水稻團隊已在全國簽約600萬畝鹽鹼地改造項目。近日,全國海水稻種植示範區均已進入插秧期,青島的插秧期將持續十幾天時間,6月中下旬將完成試驗田和大田的插秧工作。

緬懷袁老,中華拓荒人精神不息

在白泥地試驗田旁邊,袁老手捧稻穗的雕像高高矗立,他神情安詳,面露微笑,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望向遠方。雕像腳下佈滿鮮花。5月28日,是袁老逝世第七天,仍有市民絡繹不絕地趕來這裏,獻上菊花深情緬懷。

菊花香與稻田秧苗的青草香彌散,陣陣清香嫋嫋。

“袁老走後,海水稻就是我們的終生事業,緬懷袁老,我們將化成無限的工作動力。傳承中華拓荒人的精神,億畝荒灘變良田,袁老的目標就是我們的目標。”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執行主任劉佳音女士這樣説。

對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的工作人員來説, 2017年9月28日的場景仍歷歷在目。就在白泥地這片試驗田裏,海水稻迎來第一次產量測評。袁老興奮地像個孩子,他邊穿水鞋,邊喊着“下田去!下田去!”

2017年白泥地試驗田裏共種植300多份材料,其中選取的4份表現較好的材料進行了測評,獲得1個畝產潛力在620.95 kg的耐鹽鹼水稻材料,另外3個畝產潛力也均在400 kg以上。如今,3年過去了,白泥地試驗田今年插秧材料將達到2000份。

從300到2000,三年數字的躍升,是無數汗水的澆灌。

等待移栽的秧苗

“三年前,耐鹽鹼水稻是一個不被重視的小稻種,國家對耐鹽鹼水稻品種審定還是個空白,那時很多同行告訴我,耐鹽鹼水稻要進入‘國考’,難!” 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執行主任劉佳音女士回憶説,“是袁老不斷向農業部建議,提出荒灘變良田的設想,他在不同的場合以一己之力多次呼籲:中國有15億畝鹽鹼地,海水稻推廣種植一億畝,按照最低畝產300公斤計算,每年可增產糧食300億公斤,能多養活8000萬人口。”

2017年底在袁隆平院士建議下,農業部開展耐鹽鹼水稻區試。受農業部委託,在第一屆海水稻論壇上,由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牽頭,聯合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18家研究機構與企業聯合成立“國家耐鹽鹼水稻區試協作組”。制定耐鹽鹼水稻審定標準,該項標準於2020年3月第四屆國家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第三次審定會議修訂形成“耐鹽鹼水稻品種審定標準,為國家耐鹽鹼水稻品種審定提供了參考依據,填補了我國耐鹽鹼水稻品種審定的空白,為全國從事耐鹽鹼水稻品種選育的單位搭建了品種審定的通道。

剛插好的秧苗

經過兩年區試和一年的生產實驗,2020年11月26日,農業農村部公告,首批共計4個耐鹽鹼水稻品種經過第四屆國家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第六次主任委員會會議審定通過。2021年2月,共有13個品種完成試驗並提報審定,後續年份將有更多品種報審。

“經歷過這個過程的人才能知道其中的艱辛,那可謂是過五關斬六將。”劉佳音回憶説,土壤有問題,品種有問題,袁老就動用他的影響力,去全國和國際種質資源庫尋求幫助。

“他就是這樣一個犟老頭,他認為對的事情就堅持去做,他總是信心滿滿地説:沒有事情是不能做的。”一米執念,可見一斑。

提起袁老,劉佳音幾度哽咽,“他的辦公室裏永遠擺着兩幅地圖,一幅是世界地圖,一幅是中國地圖,代表了他一生的兩個願望,禾下乘涼夢和雜交水稻遍佈全球夢。”

億畝荒灘變良田,袁隆平沒有實現的願望,千萬箇中華拓荒人一起來圓夢!

起秧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