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生育政策來了!它能解決人口挑戰嗎?

2021-05-31 21:25 國是直通車閲讀 (9080) 掃描到手機

  三孩生育政策來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開會議,聽取“十四五”時期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大政策舉措彙報,審議《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

  會議提到,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於改善我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我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

  為何此時推出三孩生育政策?它能解決中國人口發展面臨的挑戰嗎?

推動實現適度生育率水平

  毫無疑問,三孩生育政策的推出,與中國人口發展呈現出的一些新情況、新變化有關。

  如今,低生育率已經成為全球性現象,預計未來隨着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是工業化、城鎮化帶來的生活方式和生育觀念的轉變,低生育以及由此帶來的少子化、老齡化將是世界各國普遍面臨的問題。

  中國面前也擺着這樣的挑戰。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2020年中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處於較低水平,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後,生育水平出現短期回升,之後逐漸下行,在低水平徘徊。

  國際上通常認為總和生育率1.5左右是一條“高度敏感警戒線”,一旦降至1.5以下,就有跌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可能。

  國務院人普辦負責人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採訪時説,“低生育率陷阱”需要有兩個條件,一是總和生育率降至1.5以下,二是需要持續一段時間。據測算,本次普查結果是自2010年六人普以來,中國總和生育率首次低於1.5,是否會持續低於1.5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原新向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表示,推出三孩生育政策,一方面是為了促進落實我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同時也是為了促進“十四五”規劃綱要中提出的“推動實現適度生育率水平”。

  他表示,根據《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到2030年中國總和生育率預期發展目標為1.8,進一步向更替水平邁進,這意味着我們離適度生育率水平還有一定差距。

不能只靠放寬生育政策

  中國生育率已較長時期處於更替水平以下,雖然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後生育率有望出現短期回升,但受生育行為選擇變化等因素影響,從長期看生育水平存在走低的風險。

  三孩生育政策的推出,能否緩解這一問題?

  原新直言,從過去7年多時間裏單獨二孩和全面二孩政策的實踐,以及發達國家在過去半個世紀裏試圖提升生育率的努力來看,僅僅依靠生育政策本身的寬鬆,就想拉動生育率快速或者有較大幅度提升,“幾乎是不可能的”。

  生育意願,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李曉超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指出,我國育齡婦女生育意願總體上並不高,這其中因素很多,有一些可能是工作、生活條件的壓力,特別是隨着經濟社會發展節奏加快,大家可能工作壓力都比較大,相應來説婚期也往後推遲,生育意願也沒那麼高,這就直接影響到總和生育率。

  受訪專家認為,生育政策進一步放寬對中國來説是好事,但其對改善生育率只能起到短期效果。更關鍵在於,有關方面能否制定好與生育政策相配套的經濟社會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政治局會議提及“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

  會議還提出一些具體措施。例如,要將婚嫁、生育、養育、教育一體考慮,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家庭觀教育引導,對婚嫁陋習、天價彩禮等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提高優生優育服務水平,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推進教育公平與優質教育資源供給,降低家庭教育開支。

  原新建議,相關配套政策體系可從三方面着手。

  其一,現行與生育相關的政策法規均與全面二孩政策配套對接,應對其進行認真梳理,對與三孩生育政策不相適應的規定,該廢止的廢止,該修改的修改,從而為三孩生育政策的推行奠定法律基礎。

  其二,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將經濟蛋糕做大,是任何一項社會公共政策執行到位的前提。在此基礎上,要讓人生得起、養得起,適度降低養育孩子的直接經濟成本,以及時間成本、社會成本、政策成本等間接成本。構建一個覆蓋小、中、老各層面的生育安全和生育關懷社會公共政策體系。

  第三,要重視環境建設,包括輿論、社會、家庭、文化等,形成友愛新生少年兒童,關懷中青年生育者,以及養老、敬老、孝老的環境。

鞏固人口紅利優勢

  長期以來,中國發展受益於人口紅利,但生育率降低疊加老齡化,讓勞動年齡人口不可避免地減少。

  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陳功指出,在2021到2030年間,勞動年齡人口總量和比例將繼續以較快速度降低,人口撫養比也將繼續提升,由低人口撫養比帶來的人口數量紅利逐步進入尾聲。

  長遠來看,三孩生育政策能否逆轉這一趨勢?

  在原新看來,未來中國社會發展與過去40多年已截然不同。以往中國作為世界的加工廠,構建了一個勞動密集型產業結構,依靠高勞動生產率,將近乎於無限供給的勞動力資源優勢變為高速經濟增長。但隨着如今中國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產業結構必然轉向科技密集型、資本密集型、金融密集型、智力密集型。在此背景下,勞動力需求一定會發生變化,對勞動力質量的需求會部分甚至大部分地替代勞動力數量需求。

  七人普數據顯示,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總規模仍然較大,達8.8億人。同時,勞動年齡人口素質顯著提高,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0.75年,比2010年的9.67年提高1.08年。

  “能否拿到未來的人口紅利,這本身不取決於人口變化,更取決於整個經濟社會決策”,原新説,如果過去40年中國人口紅利的基礎是人力資源豐富,那麼未來其基礎就是人力資本的不斷強大。同時,雖然人力資源在減少,但規模依然巨大。三孩生育政策的推出,以及相關經濟社會政策的配套銜接,有助於鞏固這種人口紅利優勢。

  陳功也表示,可以預期中國人口質量將在未來較長時間內保持較快的提升速度,併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有利條件,走出一條從享受人口數量紅利走向創造人口質量紅利的人口發展道路。

返回半島網首頁>>